切换繁体
网站地图
关于碧海
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信息港网搜索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故里饶城-三饶网 >> 琴峰书院 >> 感悟人生 >> 文章正文

无法言语的悲凉

来源:琴峰书院 作者:麦兜 录入:麦兜 点击: 时间:2003-10-05 字体:
投诉 投稿
核心提示:无法言语的悲凉             ——记《金锁记》  一直认为《金锁记》是张爱玲最完美的作品,张的苍凉在这部作品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它是一个最圆满肯定的答复。情欲的作用,很少像在这部作品里那么重要...

无法言语的悲凉

             ——记《金锁记》

  一直认为《金锁记》是张爱玲最完美的作品,张的苍凉在这部作品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它是一个最圆满肯定的答复。情欲的作用,很少像在这部作品里那么重要。

  主人翁曹七巧不过是遗老家庭的一种牺牲品,没落的宗法社会里微不足道的渣滓。开麻油店的女孩,为了钱嫁给了一个先天身体有障碍的男人,在这个勾心斗角的封建大家庭里她遭到排斥和冷眼,由于自身情欲得不到满足而与小叔子调情,在希望一一破灭后,在情欲的作用下,她变得更加任性要强、尖刻狠毒、妒忌多疑、最后甚至走向灵魂的扭曲、病态和疯狂。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悲剧。当悲剧变成丑史,血泪变成罪状,还有什么比这更悲惨的?  

  七巧回忆着她还是曹大姑娘的时代,和肉店里的伙计朝禄打情骂俏时,“一阵温风直扑到她脸上,腻滞的死去的肉体的气味……她皱紧了眉头。床上睡着的她的丈夫,那没有生命的肉体……”当年的肉腥虽然也让她皱眉,但那毕竟充满美好的幻想和希望,而这眼前的气味,却是侩子手的刀子的气味,谁是侩子手?黄金,——黄金的情欲。为了黄金,她和叔嫂吵架;为了黄金,她低声下气问小叔:“我什么地方不如人?我有什么地方不好……”;为了黄金,她放弃了最后一点对爱情的幻想和渴望。

  当季泽小声道:“二嫂!……七巧!”诉说着近10年的爱时,“七巧低着头,沐浴在光辉里,细细的音乐,细细的喜悦……这些年了,她个他捉迷藏似的,只是近不得身,原来还有今天!”

 

  “沐浴在光辉里”,可“花一般的年纪已经过去了”。

  “季泽立在她眼前,两手合在她扇子上,面颊贴在她扇子上。他也老了十年了。然而人究竟还是那个人呵!他难道是哄她么?他想她的钱——她卖掉她的一生换来的几个钱?仅仅这一念便使她暴怒起来。”

  这样的转念一想,让刚才的“细细的音乐,细细的喜悦”顷刻灰飞烟灭。一切都晚了,完了。“像迟迟的夜漏——一滴,一滴……一更,二更……一年,一百年。”有多少岁月可以重来?这个被情欲冲昏了头的女人。她的爱只剩下无穷的悔恨,她的爱已丧失了语言和幻想。爱情在黄金的情欲面前,变成了世俗的棋子,苍白无力。站在宿命的手心里,她无能为力,她只能在岁月的孤寂中,凝望自己曾经的爱和已逝去的年华,用最沉默的眼神,凝望。

  “她要在楼上的窗户里再看他一眼。无论如何,她从前爱过他。她的爱给了她无穷的痛苦。单只这一点,就使他值得留恋。”这个可怜的女人,竟不知道是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的,自己,情人……到最后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昔日留恋的对象消失了,能够留恋的只是昔日的痛苦,但就算是这样一个出身卑微的女人,她的爱情也不会减少圣洁的。

  “七巧眼前仿佛挂了冰冷的珍珠帘,一阵热风来了,把那帘子紧紧贴在脸上,风去了,又把帘子吸了回去,气还没透过来,风又来了,没头没脸包住她——一阵凉,一阵热,她只是淌着眼泪”。张的苍凉在这里升华到了极点。吹过来又吹过去的风,像一曲曲配了胡琴的戏曲,暗含了明灭不定左右漂泊的人生。眼泪是能安慰人的,它们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蒸发了她的痛苦。七巧,她只能用眼泪来安慰自己,除了眼泪,她已经一无所有。

“她眯缝着眼望着他。这些年来她生命里只有这一个男人。只有他,她不怕他想她的钱——横竖钱都是他的。可是,因为他是她的儿子,他这一个人还抵不了半个……现在,就连半个她也留不住——他娶了亲。”可悲的呐喊,于是儿子的幸福变成了她的痛苦。“隔着玻璃望出去,影影绰绰乌云里有个月亮,一搭黑,一搭白,像个戏剧化的狰狞的面孔。”她歇斯底里比疯狂更可怕,她想去抓住,抓住一些她从未曾拥有过的东西。她用自己的方式抓住了儿子和女儿,也摧毁了他们,疯狂的情欲让她死都想把最亲的人带去。

  “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她想用黄金锁住爱情,最后却锁了自己。“十八九岁做姑娘的时候……喜欢她的有……然而如果她挑中了他们之中的一个,往后日子久了,生了孩子,男人多少对她有点真心。”爱情折磨着她,而她是担当不起情欲的人。“七巧挪了挪头底下的荷叶边的小洋枕,凑上脸去揉擦了一下,那一面的一滴眼泪她就懒怠去揩拭,由它挂在腮上,渐渐自己干了。”风拂过七巧的眼角眉梢,三十年前的月亮依然那么美,岁月从她可以直推到腕下的手镯里徐徐地溜走了,她的生命早已是一个徒具形式的空壳。

  作品的几个配角都没有七巧那么激烈和极端,长安,长白都是麻木了的人,都是没有情欲的人,幸福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条河流,只是经过而已,不会带来或带走什么。他们有着各自的悲剧,却有着同样的哀怨和气愤。长安的两次美好的日子,都用“一个美丽的,苍凉的手势”自动舍弃。这个手势没有七巧那么阴森,可怕。“Long,LongAgo的细小的调子在庞大的夜里袅袅漾开。”却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惆怅和哀愁,寂静,曲折……

那泛黄的月亮啊!

  张爱玲是擅长写月亮的人,在《金锁记》中,全篇9处写到月亮。在胡琴咿咿哑哑声中,在那泛黄的月光下,诉不尽的悲凉故事啊……

  “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三十年的悲凉故事,三十年的悲欢离合都是一样的。

  “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

  三十年前的悲剧结束了,可是那只是一个大的悲剧中的一小场,整个的人生是一出冗长而庞大的悲剧,千秋万代将不断上演。

  在岁月的空洞和孤寂中,张爱玲所有的忧郁和悲哀都转化成一股冰冷的气流渗入骨髓,我们无法触摸,只能静静体会。

  只能静静体会……





扫一扫分享本文    
访问三饶手机网    
Tags:无法 言语 悲凉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 上一篇:一张旧照片
  • 下一篇:是这回事?
  •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共有评论 1 条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最新
    热门
    三饶镇
    饶平县
    潮州市
  • 最老树龄已经460年!三饶、新塘等地多棵古树
  • 三饶镇党委政府新年致辞
  • 三饶镇粮田小学开学通知
  • 三饶南山陆一老者已找到,谢谢
  • 昨天失联三饶溪东枫头老者已找到,感谢!!
  • 三饶粮田蒜头一一做强做大特色农产品
  • 潮汕著名专家莅三饶古城考察古建筑
  • [喜讯]三饶代表队荣获饶平县庆“七一”党员杯
  • 三饶镇南联村11岁男孩今天下午已找到,感谢大
  • 三饶镇举行向贫困单亲家庭献爱心活动
  • 没有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加盟饶网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刊登广告 | 本站Wap手机访问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粤ICP备16111317号 潮州市公安局备案编号:4451223010533
    故里饶城-三饶网 www.sanrao.com © 2003-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