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繁体
网站地图
关于碧海
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信息港网搜索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故里饶城-三饶网 >> 琴峰书院 >> 感悟人生 >> 文章正文

老禾犧牲了(三)

来源:琴峰书院 作者:南山陆 录入:南山陆 点击: 时间:2005-10-14 字体:
投诉 投稿
核心提示:老 禾 犧 牲 了 三 【取亲】 老禾在距离老头两百米处,一个小山窝山坑边找到一块平地,也就是早时期农村生产队搭建“山屋”看管岈园农作物的残迹。老禾把残墙修补好,又把平时在建筑工地捡拾回来的废木料、破...

老 禾 犧 牲 了 三 【取亲】

老禾在距离老头两百米处,一个小山窝山坑边找到一块平地,也就是早时期农村生产队搭建“山屋”看管岈园农作物的残迹。老禾把残墙修补好,又把平时在建筑工地捡拾回来的废木料、破沥青纸装修屋顶。一间一房一厅共有20平方米,盖有水泥地板的房子,展现在老禾面前,显得无比完美无缺,老禾独自坐在厝厅水泥地上,静静的享受着家的温暖,和想象着今后生活的欲望。老禾在厝屋旁修整好小水池和厕所,他用“猫儿竹”把山坑水引到水池里。流不断的山泉清水,整天在水池里咚咚作响。屋前那颗大松树,山风吹动时,松叶哗啦、哗啦地不停歌唱!树下那块平滑的大石头,仿佛就是老禾的好伙伴。周围几片荒了的菜地,正好是老禾今后生活的气息。眼下的老禾与小屋,简直是山神庙与地伯爷。周围清新的空气,自然的环境,的确,是一处仙居! 老禾从离开老头那天开始,每天早晨总要给老头送去早饭,叫醒老头起床。等候老头饭饱之后,便挑起自己的和老头的废品袋子一起下山。

老禾捡拾的废品很多,收入不少。他每个礼拜都要去布心村宰猪场一次,买上一个一斤三毛钱的,连着毛的全猪头,带回家加工,熟后就请老头过来吃一顿肥美饭。每次饭后都要老头脱光身子,泡进水池里。老禾经常拿着肥皂洗衣刷子,帮老头洗刷掉一个星期以来积压在身上的尘土污垢。

有时候,当老禾洗刷到老头身体舒服部位时,老头就风趣说,“我们还是没老婆的好,‘给你洗给我洗’都是师傅享福,没别人争着。”若是老禾刷痛老头了,老头就会大骂,“你小子粗手笨脚,今后怎能取回老婆!”

有一次,洗完澡的老头,穿好衣服带上收音机,爬到树下的大石头上乘凉,老禾拿着梳子帮老头梳头。老头说,“老禾,岁数不小了吧,好好争气,将来给师傅偷个媳妇来,生个小子帮你洗刷身子。”老禾脸红笑着:“是老啦,家里只有一间破房子,父母早过世,又没有兄弟姐妹,又欠人家钱。人又长的不怎样,乡里人都叫我老禾啦!还有谁,愿意嫁给我、我呀。”老头鼓励说:“年轻力壮,不要灰心,也不要死心眼,倒插门也行,师傅看你,就是有媳妇的命。”老禾又一阵脸红,呵呵的笑。是啊,那年代之前的农村人,是有一句俗话,“三十无妻,四十无儿,就是孤老半世。”老头说老禾倒插门也行,那是实话。 一晃将近半年过去,深圳的建设速度快得惊人,多少座大山数月之中被移为平地,建造一幢幢高楼仿佛插秧似的。加快建设,领先发展的深圳一时成为全国消费最大最高的城市。老禾捡拾的破烂、废品,数量增加,挣的钱也逐日增多。生活的改善,环境的改变,老禾日见年青精神!

圣诞节那天,将近黄昏,老禾带着菜苗提早回山,蹲在菜地里种菜。忽然,老头来到他身后,拖起他的手,把他牵进屋子里,老禾眼瞪老头神态,知道老头突然到来,必有急事。老头说:“你快点下米做饭,下三个人的米,菜做多一点。过会儿,我再下来。”老头说完就匆匆走了。老禾了解老头脾气,不想多问,直接忙起做饭事儿来。

半个小时后,老头带着一个二十来岁,挺着大肚子的女子踏进门来,老禾一看,急忙停下手里菜刀:“大叔来啦!”老禾拉出一张凳子,红上脸,对着还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入神的女子说:“哦,你请坐!”女子回过神来,显示出笑容:“麻烦你了,大哥。”“不会的,没关系!”老禾随手点然一根蜡烛。老头对女孩说:“他叫小京,是我的徒弟,今后免得客气。” 老禾把炒上的菜,揣上小方桌,女孩上前帮手,洗好碗筷,盛上饭。开饭时老禾脸红红地说:“我没有下山重新买菜,没什么好吃的,没情理,很不好意思。”老头说:“没关系,都是自家人,小妹今后要长住这里,机会有的是!哟,我忘了跟你说,老禾,妹子叫素芬,是给坏蛋欺负,骗啦。妹子傻,不敢回家见父母。下午间,在水库干起蠢事,好的凑巧我赶上,把她从水里抱上来,险些出人命啊。”老禾听了心中同情惋惜:“哦,小妹怎可做起这种傻事呢,只要人在,今后,什么事情都会好起来的啊。” 素芬听了他们一席暖心的话,心里十分感动,不由自主的放下手上筷子,低头掉泪。老头看了安慰说:“小丫头,你就不用过分伤心,这里,要当作自己的家一样,安安心心地住下来,老伯这里的生活虽差了些,苦了点,但你要忍耐,过阵子,孩子生下来了,再作打算…”老头的话还没说完,素芬突然跪倒地上,放开喉咙大哭出来,喊着一声:“大伯,爸爸!…”“哎,孩子!”老头忙把素芬扶起,搂到怀中,抚摸着素芬的头,抹一抹素芬眼眶泪珠。素芬的脸埋在老头怀中抽泣不止。老禾站立一旁,不知所措不知是好,目眶湿润。 第二天,老禾到布心市场买回新棉被,蚊帐,还有素芬的衣服。老禾把自己的小房间收拾好,退出旧床单旧被子,一切换上新的。老禾在厅子上另铺设起一张床,于是,素芬睡房里,老禾睡厅上。素芬白天提水浇菜,洗衣做饭,老禾和老头依然操劳废品工作。有了三个人在一起,生活更是开心快乐。 一天,老禾回到家里,对着正忙在水池里清洗铺盖、桌椅,准备过新年的素芬说:“妹子,您猜我带什么回来了?” 素芬高兴的停下手中的活,舒展一下懒腰子,用手臂擦一擦额头汗水:“哥回来了,你肯定又花钱买好吃的给我了!哥,锅里熬有青草水,你歇息一下,便喝一碗下去,感冒会快点好起来的。”老禾微笑说:“不喝,你猜不出来,我就是不喝!” 素芬伸出鬼舌头,扮个丫头脸:“唬,吓!好的,哥,等我这两件东西洗完了我就过来。”老禾先回屋子,开起收音机听白话歌曲。一会,素芬进屋来了,素芬忙倒上一碗青草水,抬到老禾面前:“哥,有什么好东西先给我看。”“鬼丫头,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老禾接过凉水,边喝边从墙壁上取下一个包装袋,递给素芬。素芬“嘻嘻”高兴,忙打开一看,小棉袄、小帽子、小布鞋子…全是初生婴儿必需用品。素芬内心激动,复杂的心情一时全涌上心头,在老禾面前难以言表。素芬低垂着头扭转身子偷偷跑进房间里,流起泪来。 大年三十下午,素芬在水池旁边跟老禾一起忙活杀鸡,准备年饭。突然间,素芬肚子沉痛起来,难忍之中,便对老禾说:“哥,我肚子一时好痛,可能…”老禾听出话来,便立即叫素芬回房去,自己收拾起东西,匆匆跑到老头那里:“大叔,你赶快下去,素芬妹要生孩子了,我去布心村请接生阿姨。”

一个多钟头后,老禾带着阿姨到山上,一进门,老禾就听到房子里素芬痛苦的呻吟声,老禾速让阿姨进去,自己和老头站在厅里,等候阿姨的吩咐。老禾有时候烧开水,有时候燃起炉子木炭,给房里保暖。里面阿姨对素芬的身体作了检查,出来说:“还好,产妇和胎儿各方面都基本正常,不过,可能没那么快分娩。”

天黑了,老禾点燃大煤油灯,还有几根蜡烛。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房里好像在忙个不停。夜深了,老禾团团转,心神不安,老头静坐椅子上,少说话,一根烟紧接一根烟地抽着。 天快亮了,房里频频传出“使劲,使劲…再使劲!”阿姨的鼓动声。还有“吱…呀!…,阿姨我…我不…不行了,没有力气了…”

素芬揪心忍痛的叫喊声。阿姨看到新产妇信心和力气不充足不好,生怕时间拖得太长会出意外,便出来对老禾说:“你,进来帮忙。”“哦,我!…我…” 老禾脸红吱吱唔唔。阿姨说:“快点,当丈夫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禾说:“阿姨,我是她的哥哥呀。” 阿姨说:“当哥哥的也行,你就当作医生心态看待,快点进来,事情要紧!”“这,…” 老禾犹豫着。“快进去,还想什么! 真没出息。”老头严厉骂起来。老禾在阿姨的指导下,坐到床那头,用着两只手使劲地顶住素芬的肩膀:“妹你别怕,你一定能行,哥在你身边!” 素芬两只手紧紧地抓住老禾的双腿,借着势力,大胆的使劲。素芬心情的稳定,信心倍增,力气也就大了起来。在阿姨的一次次指引下,素芬经过十几个回合的生死搏斗,不到一个时辰之后,一个湿润润的小家伙“哇哇”的落地了!

天亮了起来,阿姨笑眯眯的抱着包裹好的小不点到老头面前:“老伯,看看你的小孙女,多漂亮,多可爱啊!”老头笑呵呵的,看着久久的。老头随手送给阿姨一个大红包:“辛苦你了,太谢谢你啦!” 时间犹如山坑流水,一天天,一月月,源源不断。很快又一个半年的时间过去,小不点不单会哭,还很会跟大人逗笑。小屋子里有了新生命,大人们的生活就更加有了劲头和欢笑。老头早晚总是要抱着小孙女一起听听收音机,到菜地里休闲的走一圈。老禾早睡早起,早出晚归,总想多挣几个钱,提高素芬母子的生活。素芬白天力争帮助小京哥料理菜地,希望地里的萝卜、青瓜长的快,长的好,能多卖出一点钱,减轻小京哥的家庭费用负担。 可是, 劳苦的人的生活往往就是不是那么简单进行,国庆节前夕的一天, 日过响午, 老禾背上顶着一袋子满满杂货, 一手紧握胸口上袋子口, 一手擦着头上汗水, 捷步走过东湖公园门前斑马路, 准备先到前面小废品站把东西卖掉, 然后轻松的寻找一个小摊点, 喝上几碗比较经济的米粥午饭。 老禾横过一条天桥,埋头走出桥梯口。忽然,侧面走出一位肥胖穿制服的派出所人员,慢跨八开大步,摇摆着身子走近老禾身前,伸出短嫩的手指头在老禾面前招了招:“暂住证!”老禾心里闪跳一下,抬头望,心肝猛然怦怦乱跳,本能的停住脚步,放下肩背上袋子,赶快从胸口上摸出一张折成小方块的边防证。老禾用两只手把边防证捧到派出所人员面前。可派出所的人接过证件,一看不看就随手撕掉:“这东西‘大烂煲’,有暂住证吗?!”“哦,没有。”“跟我走, 上派出所!” 老禾在派出所里蹲上一个多钟头,随后,便和几十个‘三无人员’一起上了一辆人货警车,到银糊看守所去了。

在押运路上,老禾把一张十元钱的纸币包上一张写好,“好心的路人朋友,麻烦你帮我打个电话给布心村后山小店老板娘,请她转告我家人,说老禾碰上查暂住证,被抓了。听说要押到银糊去。今晚我已回不了家了,请不用等我。” 老禾把包上纸条的钱丢出车窗外。 一位中年男子捡了字条,好心帮忙打了电话。小店老板娘更是热心的人,接到电话之后,碰到认识老头的人,便捎口信,帮忙把消息转告老头。

很快,老头接到信儿,从速赶回了家,告诉了素芬。素芬听了急忙到衣柜里取出一些钱便匆促下了山。素芬来到老板娘那里,向老板娘仔细了解情况。 老板娘说:“妹子,你身上带了多少钱?”“两佰块。” “不顶用,没那么便宜,起码要五佰元以上!”“没想到要这么多呀,大姐,我一时没那么多钱,怎么办?” “你就先在我这里拿三佰块凑上,你赶紧走,去晚了看守所的人下班了,就遭了,明天一早,老禾就会被送到内地。那样一来,又要花钱去续出来,再加上重复往返的车路费,花的钱照样不少,更要命的还要多遭一场罪。”“是的,谢大姐!” “哦,妹子!回来!”“还有什么吩咐,大姐!” “你还是打的好,现在快四点了。记住,一到那里,你便看,那些穿西装革履,油头滑脑,在看守所大门前休闲的走来走去的人,便是吃这碗饭的,他们自然跟里面的管理人有关系,是专门帮人搞定放人挣这钱的。注意,你要跟他们讲讲价钱。”“是,大姐,我记住了!” “嗨,再等等,多带五拾元去,打的钱多!”“哟,是啊,还是大姐想得周到,不然,谢大姐,我走了!” …… 大地慢慢的黑上来了, 山里的虫子唧唧叫,素芬和老禾爬上山回家了。看到他们踏进门, 抱着孙女坐等在小厅上的老头立刻放下孩子:“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头把热在锅里的饭菜忙拿出来放桌上:“饿坏了吧, 先喝口水歇息一下,再吃饭。”老头到烧茶水的小壶子里取出两个熟好的鸡蛋, 用红纸把蛋壳染得红红。老头走到老禾身边, 一手按住老禾的头, 一手捏着一双红蛋在老禾头顶上敲打敲打:“孩子,别害怕,过了这个恶运,今后老天爷会保佑你身体健康,平安无事安心工作。”老头又把鸡蛋往老禾身上滚动一圈圈。可老禾怕痒,嘻嘻哈哈笑起来:“大叔啊, 里面被抓的那些人呀, 都是打工做苦活的, 他们就是为了省点钱, 所以才没有办暂住证。”“是啊, 不就是交钱就有得办的事情吗, 干吗不正面适当罚点款就行呢,非得要把人家抓起来蹲牢。嘿!也是的,自己的家还算暂住的,想不通啊。苦的还是受穷的人啊!”… 六一儿童节那天,老头买了一个会唱歌的布娃娃送给小孙女,并对素芬说:“素芬啊,孩子已经断乳了,今后的生活你有何打算,若是带着孩子不方便的话,就暂时放在这里,让我来带,你要是出去找工作会比较方便些。”“爸!我怎能让你老人家带着这么小的娃受累呢,这是很不简单的事情啊。再说,我也不想走,我在这里,不是过得好好的吗。今后我多种菜,小京哥挑上市场去卖,不是也有钱吗?”素芬说这话时,脸上有点红。老头已看出来,老头说:“爸是怕你委屈,不习惯啊!”素芬笑着:“爸现在是怕我长期住这里吃闲饭了吧,是想不要女儿啦。可我,偏要跟你们在一起,一辈子不走!”素芬说着用手指头划一划小不点的小脸蛋,掩盖内心的羞涩:“是不是啊,小乖乖,爷爷不要我们啦…”老头已号脉到素芬一点心弦,揣测出素芬话中有话,回想平日,素芬对老禾的眼神,对他小生活的入微关照,老头是早已有猜疑,只是自己不想相信会有这等好事,所以没挂上心头而已。老头觉得应该探测一下素芬心底:“鬼丫头,老爸问你,你真的愿意在这里长住下去?”素芬微笑说:“爸,你今天是怎么啦,我怎么不愿意?我做梦都渴求着呢,只要你和哥不推我走,我就永远不走。”老头说:“那好,爸问你,你真正爱我这老头?”素芬撒娇说:“老爸不爱还爱谁呀!跟我家里的父母一样爱着!”“那你小京哥呢,你喜欢他吗?”老头说着点燃一根烟,大口地抽着,心动的等待着素芬回答。“当然喜欢啦!”素芬说着把小女儿扶起来,放到大腿上逗笑。老头紧接着认真说:“爸最后问你一句,你要跟我说心里话,你爱小京哥吗?”素芬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如熟透的苹果,低下头,好久时间:“爸,人家那里看得上我,我这个老妈子还有谁敢要…”老头没等素芬的话说完,一个巴掌打到腿上:“好! 爸就要丫头你这句鬼话啦。老爸跟你做主啦!鬼丫头,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老头笑颜大开,抽着烟,哼着《天仙配》里的唱曲,“路(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你挑水来…我浇菜(园)…”洋洋得意的回自己的茅屋听收音机去了。 八六年农历八月十五,那天,早晨六点十五分,布心村后山头,山里面 ,“霹雳啪啦”鞭炮声响个不停。老头的女儿今天要出嫁啦! 老禾今天穿上一套深蓝色西服,里配白色衬衫,脚穿黑皮鞋白袜子,头发打上发蜡。今天的老禾已不是当年的老禾了,也不是昨日的小京,而是一个英俊、精神的小伙子! 老头这个老戏迷,他把今天孩子们的婚礼,处理成戏剧性,过把瘾。孝顺的老禾不得不迁就,心想,老人家一定要这么做,肯定还有他的理由。

老禾先在自家门口,放响一大串响亮鞭炮,之后,应时辰来到老头茅屋前,端庄肃立,大声嚷叫:“老爸早晨好!女婿老禾,今天应约取(娶)媳妇来了!”这时,在里面的老头,就随声附和起来:“哎!欢迎欢迎,欢迎老禾贤婿!造(奏)乐伺候!”老头的收音机立刻调到一个在唱戏的电台,音量开至最大。接着,老头到门外也放起一大排鞭炮来。这时候,老禾便健步屋内,走到盖着红头巾坐在木桩上的素芬面前,(按照老头吩咐)来了个很有风度、礼貌的鞠躬,并说:“娘子,为夫取(娶)你来了,跟老禾哥哥回家喽!”说完,就急不可待的背起新娘冲出门去。 那老头脖子上,吊着在唱的收音机,一手抱着小孙女,一手把着孙女塑料小玩艺小喇叭,急急忙跟在新郎新娘屁股后面,费力气地吹起喜庆乐曲…大深山里一下子好像变得热闹非凡,小孙女的嘴巴也高兴得笑咧咧!

老头进入新郎家里,放下孙女,整整衣襟,像老干部样子,肃立在厅中央小方桌前,脖子上吊的收音机还悦耳在唱。老头呷了一口茶水,清涧一下喉咙之后,便高声嚷嚷起来:“新郎新娘进厅听候!” 他们牵着手走出房间到厅堂上。 “现在,我宣布:由于禾小京和钟素芬俩人相爱,故于一九八六年,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俩人自愿结为夫妻!我,老头周无发,是媒人,也是他们结婚证人!” 新娘盖着红头巾低着头静听,新郎鸭子听雷呆看老头念经。 “现在婚礼正式开始,一拜天地!” 他们转身,面朝大门屈膝。 “二拜高堂!” 他们双双回转身体,向着大墙和老头跪下。 “夫妻交拜!” 他们面对面点着头。 “新郎新娘进洞房!” 他们慢步走进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 新郎新娘刚刚坐上床铺,老头在外面又大声嚷叫起来:“还有,新郎新娘出来泡茶和做早饭!” 门外鞭炮声新一轮“霹雳啪啦”地响了起来…… 续四【上任】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 上一篇:关于水鬼传说。
  • 下一篇:护林老汉和种花老头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共有评论 0 条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最新
    热门
    三饶镇
    饶平县
    潮州市
  • 最老树龄已经460年!三饶、新塘等地多棵古树
  • 三饶镇党委政府新年致辞
  • 三饶镇粮田小学开学通知
  • 三饶南山陆一老者已找到,谢谢
  • 昨天失联三饶溪东枫头老者已找到,感谢!!
  • 三饶粮田蒜头一一做强做大特色农产品
  • 潮汕著名专家莅三饶古城考察古建筑
  • [喜讯]三饶代表队荣获饶平县庆“七一”党员杯
  • 三饶镇南联村11岁男孩今天下午已找到,感谢大
  • 三饶镇举行向贫困单亲家庭献爱心活动
  • 没有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加盟饶网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刊登广告 | 本站Wap手机访问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粤ICP备16111317号 潮州市公安局备案编号:4451223010533
    故里饶城-三饶网 www.sanrao.com © 2003-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