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繁体
网站地图
关于碧海
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信息港网搜索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故里饶城-三饶网 >> 琴峰书院 >> 心灵鸡汤 >> 文章正文

我与父亲

来源:琴峰书院 作者:冰点 录入:碧海 点击: 时间:2009-04-10 字体:
投诉 投稿
核心提示:昨天,接到父亲电话时我正走在送母亲回乡下去的码头上,父亲说想确定一下母亲回家的时间,好做好饭菜等着母亲回来一起吃。12点的船,大概下午3点半就到家。然后我说,狗咬死小鸡的事我已跟母亲说了,她回来应不会...

昨天,接到父亲电话时我正走在送母亲回乡下去的码头上,父亲说想确定一下母亲回家的时间,好做好饭菜等着母亲回来一起吃。12点的船,大概下午3点半就到家。然后我说,狗咬死小鸡的事我已跟母亲说了,她回来应不会骂你,电话那边的父亲稍稍停顿一下,说我又不怕她,父亲说这话时语气明显没那么坚定,低沉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狗咬死小鸡的事也是父亲前天电话里跟我说的,当时母亲不在边上,电话接通后父亲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我做错了一件事。我的心格登一下,不会出什么大事吧,父亲接着说,天刚刚黑的时候,也就是6点左右家里刚刚出窝没多久的小鸡被狗咬死七、八只了,他说他现在连看电视的心情都没有了,还一边像是跟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小鸡长这么大你母亲花了不少心思,也不知吃了多少粮食,怎么说没就没了,父亲落寞而沮丧。坐在一边的爱人听清楚怎么回事后,开玩笑说,现在好啦,回来要挨骂了吧,我也就学着说,现在好了,回来要挨骂了吧。爱人又说,一点都靠不住,这次鸡被咬死,下次该不会猪也被狗咬死吧,我又把爱人的这句话在电话里给父亲重复了一遍。电话那头的父亲欲哭无泪,欲笑不能,唯唯诺诺地说,我又不怕她。爱人又恶作剧地学着母亲的语气说,肯定又是喝酒喝多了,下棋下迷的。这句话我没送过去。因为我知道,对于父亲,喝酒和下象棋,是他这辈子的最爱。

说起父亲,说心里话,我从没因他而自豪过。我不太能感觉到血脉的亲情,我一直不想走近他。我与父亲的矛盾,曾经一度让母亲流下了不少的泪。春节我不回家。回家了不叫他。在家不与他说话。

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很少在家。有时候也总是天黑了还出去。夜深了才回来。父亲不怕走夜路也许与他一直深夜里来回地在乡村的那条通往村里的路上不停地走有关。父亲曾在村里的酒厂当过会计,那个时候的他回来时会满身的酒气,他爱喝酒一定与他曾经做过这样一份差事有关。父亲后来又当过民兵营长,再后来还当了村里的大队长支部书记,父亲当大队长的那一年我正好也被选上了大队长,小小的我,左手臂上那小小的白帆布上印着三条红杠的小方块让我和父亲样地自豪了许久。

父亲当大队长那会是家里最困难的时期,白天要出工,所以村支部的会总是抽在晚上的时间开。只是再怎么勤劳,家里还是缺衣缺食。有时候父亲回来时会带来一小袋粮食,然后叫上村里的人来我家分,分到最后剩下的一点点就是我们家的,因此我们经常吃红薯饭,萝卜饭,蓝瓜糊。父亲还经常不知从哪弄来的红糖也像分粮食一样地分给村里人。这是父亲留给我童年里最温暖的记忆。只是不知道村里人是否还记得父亲曾经的这些不容易。

后来我上高中了,进了县里的一所重点中学就读。我再也没有当初在乡下当大队长时的那份自豪与荣耀,莫名的失落、茫然、惆怅层层包围住我。我不那般快乐了。我开始了自卑。高考我落榜了。

在我读高中的那几年,父亲和村里的一位姓邓的叔叔到江苏做过木材生意,那位姓邓的叔叔骗了他,接到信时母亲就不停地哭,刚刚踏入社会的哥哥只得从江苏把父亲接了回来,母亲后来说别人做生意都赚钱,就你父亲亏。也就从那以后父亲的脾气变得暴躁了,不太说话,一次喝酒喝醉了,还挥起锄头砸向了家里衣柜上面家里唯一的木箱。那个暑假我看到了一个失去理性,暴跳如雷的父亲。我以一个女儿的懦弱离他远远的,我怕他身上的火点着了我。

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和父亲间就不那么和谐相处了。

毕业后,父亲说什么也不肯送我读书了。哥哥说高考只差两分让我复读的建议也被他粗鲁地顶了回去。他说女孩子学个手艺一样地讨吃,他建议我学家电,学缝纫。然而我都没按他说的那些去做,我选择了理发。谁也没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样的决定让父亲丢尽了面子。

从此后,我的心里扎下了仇恨父亲的根,深深的。三年不回家,不喊他,不与他说话。但每次回去能明显地感觉到父亲在一步步老去。

有时候趁没人的时候,父亲会说,麻伊洑有一家开理发店的后来改行做旅社了。我听在心里却不做声。后来我又找了一位同行的爱人,父亲彻底绝望了,在爱人去我们家的第一天,就被父亲轰了出去。倔强的我还是与我的同行现在的爱人结了婚。那几年的时间是我最艰难的日月。我与父亲更少说话了。我像一只蓄满了气的汽球。一碰就炸。父亲不再说我了。

直到2000年爱人招工进单位,我们改行做起了电脑培训,父亲的脸上才渐渐泛起了久违的笑容。

以后的时间,只要家人聚在一起,父亲总会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让我读书。父亲说这话时,我总是说这话说过多少遍了。我说过我不在乎了。

去年春节的时候,我第一次把父母亲接到城里来过春节,我什么事也不让他们做。我逛超市,逛菜场,为他做好多下酒的菜。爱人还专门买来了茅台酒让他喝。喝多了酒的父亲又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让她读书,爱人说父亲说这话时声音硬咽,眼角都浸着泪了。

其实,在心里,我早已不恨父亲了。反而感觉我与父亲,在一步步靠近,他在走向我的路上,我也一步步在走近父亲。



扫一扫分享本文    
访问三饶手机网    
Tags:我与 父亲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 上一篇:九层粿
  • 下一篇:今年天冬天特别冷
  •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共有评论 0 条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最新
    热门
    三饶镇
    饶平县
    潮州市
  • 最老树龄已经460年!三饶、新塘等地多棵古树
  • 三饶镇党委政府新年致辞
  • 三饶镇粮田小学开学通知
  • 三饶南山陆一老者已找到,谢谢
  • 昨天失联三饶溪东枫头老者已找到,感谢!!
  • 三饶粮田蒜头一一做强做大特色农产品
  • 潮汕著名专家莅三饶古城考察古建筑
  • [喜讯]三饶代表队荣获饶平县庆“七一”党员杯
  • 三饶镇南联村11岁男孩今天下午已找到,感谢大
  • 三饶镇举行向贫困单亲家庭献爱心活动
  • 没有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加盟饶网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刊登广告 | 本站Wap手机访问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粤ICP备16111317号 潮州市公安局备案编号:4451223010533
    故里饶城-三饶网 www.sanrao.com © 2003-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展开